桐城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冯远征对话吴刚唔已回想芣起妳炪丑嘚样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3:18 编辑:笔名

  排练照

  吴刚

  演员。1958年生于北京。曾是北京人艺1985级学员班的学员。参演过《雷雨》《北京人》《哗变》等多部话剧,代表影视作品包括电视剧《潜伏》、电影《光荣的愤怒》《大魔术师》《白鹿原》等。2009年,因主演电影《铁人》获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奖。

  冯远征

  演员。1962年生于北京一个军人家庭,早年本想做专业跳伞运动员,阴差阳错走上文艺道路。1985年考入北京人艺,1989年-1991年曾赴德国进修戏剧表演。参演过《北京人》《哗变》等多部话剧,并因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电影《十分钟年华老去之百花深处》、《非诚勿扰》等为人熟知。

  北京人艺的85学员班被称为史上最帅的一届学员班,都来自这个班的冯远征和吴刚很不幸沦为最不帅的那两个。进人艺之前,这两人也有着颇为相似的惨况,因为形象问题,他们被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拒之门外。在那个奶油小生当道的年代,相貌平平的年轻人若坚信自己会是个好演员,多少需要勇气。

  有一天,梦想的大门向这两个年轻人敞开北京人艺85学员班招生。吴刚暗想,这回该到我了吧!而已演过三部电影,却依然吃到电影学院闭门羹的冯远征,望着首都剧场的大楼,心里竟然升腾起暖暖的归属感。两个失意的年轻人,在人艺重拾起当演员的信心,从在激烈竞争中一直没被淘汰,到后来相继在剧院演上主角,他俩对人艺的感情越发坚固,以至于把大家和自己的小家交融在一起吴刚的太太岳秀清是他85学员班的同学,冯远征的太太梁丹妮后来也进入人艺当了演员。

  2006年,在人艺复排的《哗变》里,吴刚和冯远征终于圆了多年梦想,分别饰演格林渥、魁格。今年,在人艺60周年纪念演出中,这部经典大戏再次上演,同台的除了王刚以外,还新加入了高冬平、丁志诚,毕业二十多年后,85班的人艺五虎将终于完成了当年期盼同台的愿望。这一切,都不算太晚。

  报考人艺不会因形象问题考不上

  冯远征:我进人艺前,看的第一个人艺的戏是《绝对信号》,第二个是《小巷深深》。在电视里还看过《王昭君》。

  吴刚:我没钱买票,就在门口看看剧场广告牌,都是那个演员演:于是之老师、林连昆老师对这些名字烂熟于心。

  冯远征:他们都是那时候的巨星。

  吴刚:进人艺前我也没什么表演经历,就小学时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银河少年艺术团学习过,演儿童剧。远征已经演过很多电影了。

  冯远征:没有很多,就三部。

  吴刚:三部就是多了,我们那时候还都是雏儿(北京话,这是指没经验的人)。

  冯远征:其实那时我们的首选是考艺术院校,所以电影学院、中戏都考过。

  吴刚:戏剧学院我没考上。落榜,重创啊!然后继续干。

  冯远征:电影学院我考到三试,我都参演电影学院的电影了跟张暖忻导演去了外景地。人家都说,你一定能考上。结果我是没过形象课。中戏那边,我和高冬平本来是考85班,就是巩俐那个班,但那时已经拿到人艺的录取通知书,我们一商量,就上人艺了。

  吴刚:我是到考人艺的时候觉得,该水到渠成了。

  冯远征:说是第六感也好,我考中戏时都没那种心有所属的踏实感,但考人艺时就有。可能有个原因,人艺的艺术家都是靠自己的能力,不是靠形象吃饭。我当时觉得,我可能不会因为形象问题考不上。

  大家觉得我们俩比较像,是因为我们俩的共同点特别多,我们在台词和形体上都比较全面。吴刚的台词和声音都特别好,进人艺的同时他还被北京广播电台录取了,去做播音员。进到这个班以后,我们俩在学期汇报的成绩基本也都是靠前的。

  上学时光如果放纵,就对不起大家

  吴刚:我们班当年最帅的是王刚。

  冯远征:对,我们班是北京人艺最帅的一个班,王刚、丁志诚、高冬平,好像除了我们俩,其他人都挺帅。

  吴刚:不就是长得不好看吗!其实也还算及格吧。

  冯远征:这跟当时的时代审美有关系,那时候流行奶油小生嘛。但人艺不是这样,老一辈艺术家都不帅。

  吴刚:但是他们有魅力,魅力盖过一切。

  冯远征:我们从进到班里一直到现在,感情是一点点积累的。上学时班里还有个竞争,每学期都有甄选,淘汰率是一半,进来时16个人,毕业只剩7个人。不是我跟他去争什么,而是大家都在努力。我们都在社会上待过几年,也很珍惜在人艺的时光,我们明白,大家都不容易才进来的。三年中,大家都认认真真做自己的事。一直走到现在,我们的感情就像亲兄弟一样。

  吴刚:当年宿舍生活是挺枯燥的,每天都有很多作业要完成。

  冯远征:我们都是北京的,为什么不回家,就是因为要交作业,所以才住宿舍。那个时候几乎天天都有表演课,每天都有两个作业。

  吴刚:多得记不清了。那时候大家一门心思就是想做好作业,能在老师和同学面前展示自己的作业。这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人去逼你。

  冯远征:每天早晨六点多都要出晨功,班主任林连昆老师经常带着我们一起,一个小时的台词,一个小时的形体,完了以后吃饭,吃完饭才正式上课。整整两年,风雨无阻。

  吴刚:大家都是满腔热情,潜移默化受到影响。

  冯远征:所以让我去回想你出丑的时候,我是想不起来,你要想我出丑的时候估计也想不起来,因为大家都太认真了。

  吴刚:对,要是犯了一点错都要被写到门口那个小黑板上。

  冯远征:如果你放纵了,对不起的是全台的演职人员。

  神奇85 男班长和女班长走到了一起

  冯远征:吴刚当时还是我们班班长。他一看就是班长,不太说话,笑容少,基本没变。我们几个同学的性格都没怎么变。

  吴刚的外号叫牛百岁(源于电影《咱们的牛百岁》),特别认真地做作业,还要完成班里的工作。他是男班长,岳秀清是女班长,最后两个班长还走到了一起。

  吴刚:所以要感谢85班。

  冯远征:85是一个神奇的数字,8个人,5个男生。84年本来也招了,但没凑齐人,要是84年招了,就没我们班了。

  吴刚:我们进剧院时,远征已经先我们一步演了电影和电视剧了,他从艺早,演戏经验高于我们。他刚进班时我们都非常羡慕,也不好意思说我们是看着您的电影长大的。

  冯远征:哈哈。

  吴刚:快毕业的时候,远征又是我们班第一个在剧院的戏里演主角的,《北京人》里的曾文清,紧接着就是岳秀清演了《背碑人》。当时我们还在上课,他们都不上课了,每天都在排练场了。我们拿着饭盆,路过排练场还瞟一眼,人家跟老师在排戏呢。所以我们就奋起直追吧。

  冯远征:其实谁也不弱,我和岳秀清可能正好符合了戏的条件。

  吴刚:你出国以后,我也演了《北京人》。

  林连昆老师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

  冯远征:毕业时,林连昆老师跟我说,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我一听特别紧张。他说你可以叫我林老师,也可以叫我老林。

  你突然发现,你作为演员和你的老师站在一起时,是很幸福的感觉,我们被他带出来,在剧院里有自己的天地,出去外面演影视也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吴刚:毕业后,林老师说,你们在剧院是赚不了大钱的。但我们班到最后没一个人离开。

  冯远征:人艺给我们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传递,在我们入学时,林连昆老师是人艺的顶梁柱,代表了一个时代。他又要演戏,又要带我们上课、出晨功。我们这一代挺有幸的,而且我们跟于是之老师、郑榕老师、天野老师他们这一代都合作过。

  吴刚:我们很幸运。剧院没事的时候我们也干点别的,但剧院高于一切,剧院一声召唤,你会义无反顾地回来。剧院是我们的家啊,王府井大街22号。

  冯远征:我们都会为了剧院的工作推掉别的事。不是无奈地说剧院要让我们演,我们是主动的。北京人艺戏比天大的精神就是所有人都要为戏放弃很多。

  北京人艺的人都知道,不能单独欺负85班的人,都知道85班的男生抱团。我们老聚会,大家形成习惯就是,吴刚作为班长,就来组织聚会这不就是利用职务之便嘛!我跟岳秀清还是中学同学呢,我都没把她弄到手。

  当然最重要还是缘分,吴刚和岳秀清是我们班唯一一对结了婚的,孩子都快初中毕业了,他们还那么好。两人都是有名的演员,都有自己的事业,还能把孩子养得这么好。

  吴刚: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和小孩在一起。

交通事故
网游资讯
运动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