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劫修传 640.第634章 万里归家心似箭

发布时间:2019-09-24 19:47:55 编辑:笔名

劫修传 640.第634章 万里归家心似箭

原承天也不敢去瞧猎风投来的目光,将心一横,道:“猎风,此次回乡探父,我是觉得,若,若是老父见我仍是孤身一人,只怕,只怕会是心中不满,我便生出个古怪念头来,若是猎风肯与我假扮夫妻,老父见了定是欢喜。”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已是声若蚊呐了,若非猎风同样是玄修之境,哪里能听得明白。

猎风原是见到原承天这般神情,大觉有趣,可听到“假扮夫妻”四字,就好似耳边响了个惊雷,刹时羞不可抑,也弄了个满脸通红。

二人一时相对无语,彼此偏过头去,哪里敢去接触对方的目光。过了半晌,原承天才叹道:“你若是不肯,那也就罢了。”

猎风心中已道了千万个“肯”字,却又怕急迫说出,惹原承天耻笑,若是不说出声来,又怕原承天误会,一时间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如何是好,又觉得这事有趣之急,不由扑嗤一声,轻笑出来。

不想这笑声甫出,原承天更是慌了手脚,以为是猎风笑自己行事荒唐了。猎风见原承天脸红厉害,心中反倒定了,便缓缓道:“这凡间的夫妻,也不知如何假扮,我若扮的不好,主人可不要怪我。”

原承天这才放下心来,长长的舒了口气。猎风既是肯行此事,心境也总算恢复平静,笑道:“你向来聪明,这事情定难不倒你,那凡间的夫妻,我瞧来也没什么不同的。”

猎风道:“哪里有主人说的这么容易。不过主人尽管放心,我等一路行去,让我多瞧瞧这凡间夫妻的行止,怕是能摭掩得过去了。”

原承天忙点头道:“那就有劳了。”这话说出来,又觉得生分,可一时间也寻不出妥当的话来,心中大是苦恼,为何今日自己竟变得笨嘴拙舌起来。

当下二人一时无语,就在这小镇中闲逛起来。既是要回乡探父,总该要备些礼物才好,原承天心中虽有些主意,可此刻离乡既近,心境早就大乱了。猎风遁世千年,哪里知道人间风俗?

不过猎风毕竟灵慧过人。就想到,那镇上店铺所售之物,自然也是凡人平时最喜欢的物事,既是如此,那就索性统统买来就是。

至于购物所用银钱,倒也无需烦恼,原承天有的是玄金在手

劫修传  640.第634章 万里归家心似箭

,那玄金瞧来与金子也无两样,原承天此刻哪里去管玄金与金子的价格天差地别,就将这玄金当做金子用去。反倒是那些不认货的店家嫌好嫌歹,这个说玄金的成色不足,那个说玄金的颜色有异,只把猎风气得当场就想发作起来。

然而猎风此刻的身份,却是原承天的媳妇,也就只好忍气吞气,时时装出笑脸来,心中牢记着“端庄贤淑,细语温声”八字,再也不敢有一丝差错,倒是原承天每次瞧见猎风一忍再忍的神情,却是偷笑了几回。

那小镇有多少货物?片刻间就被猎风买个了干净,小镇的店家只恨昨晚未曾卜卦求课,不知今日会来个豪客,否则多备些货物在手,今天岂不大赚?

就算如此,那货物也是堆积如山了,计有上好绸缎三车,杂布成衣若干车,上好香米六车,杂米十一车,玉器古玩家什三车,油盐酱醋一车,猪羊马车肉十车,其他零散之物,则是不计其数了。

原承天原以为这些货物定是索价极高,那知道这小镇中物价便宜,这偌多物品,也只值得几十两金子罢了,就算把玄金与金子等价来计算,也用不了几锭玄金。

由此可知,仙修才是世间最一等奢侈之事,原承天此刻的家当,若真按金银来换算,怕是可以将整个大陈国买下一半来。

这个事件,在这小镇上自是轰动一时,就见那店家将货物流水价的搬将出来,刹那间就将小镇的窄街堆的满满了,那装货的大车从镇东能排到镇西去。

镇上的百姓自是讨论纷纷,不知这对夫妇购了这许多货物,要送去何地,为何又会选在此镇?那大城里的东西岂不好上十倍去?

原承天与猎风也不理会,就吩咐一众车夫将车队赶到镇外,干脆再出玄金,将这大车与骡马也买了下来,就口称前方有人接应,将车们遣散了。

这才取出一个物藏来,将这车辆货物,尽数装进物藏之中,这也是原承天在家离千里之地购物的用意,若是离青阳府近了才来采办货物,岂不是让人惊怪,这许多货物怎的就平白运了来?

当即收拾已定,就驾起遁风,向青阳府行去。半路上,猎风总觉得这货物虽多,却无精致东西,只怕刘家不喜,于是凡见到大城大镇,便会停下来,再细细选了上好的物品充陈。

原承天此刻是言听计从,只恨不得将身上的玄金花尽了才肯干休,因此最后究竟买了多少东西,也实在算不清了。

如此又花了两日工夫,总算来到青阳府白川县的地界了。

原承天俯身瞧去,见那这脚下的山川景物,果然是儿时的记忆,一颗心更是扑通通跳个不停了。

慌忙寻了个无人的所在降下来,将马车什物取出,又在地面上排成一线。他此次回乡,用的是商人的身份,自是不能在家人面前显露仙踪的,因此如何将这些货物运送回去,就要费一番思量了。

猎风自告奋勇,想去临近村镇雇些车夫来,原承天却道:“那凡间的妇人,哪里能轻易抛头露面的?这些杂物,就让灵偶出面罢了。”

将两具灵偶祭将出来,用一道灵符,改了灵偶的相貌,再换上凡人的衣衫,就做管家打扮。那车上有的是成衣,倒也不用操心的。

两具灵偶就分头行动,去临近村镇雇人,结果足足去了半日,才雇了十余人来,这凡间之事比不得仙修的手段,自要是磨磨蹭蹭,好事多磨。等聚齐了车夫,又闹了半晌,这车队才总算启动起来。

这车队着实庞大足足排出小半里地去,怎能不引人耳目,原承天原不想惊动任何人,可此刻形格势禁,却是纸摭不住火了,因此这一路上,就有不少人过来瞧热闹,都在纷纷猜测,是哪家的孩子,竟带来这许多东西来,定是在外面出息了。

原承天与猎风自然是不肯多说一字的,可禁不住车夫们卖弄,很快就有人得知,是那白川县刘富贵的儿子,离家数十里,今日携媳省亲来了。

这消息无足而走,竟比车队行的还快,那流言传去传来,也就变成了无数个花样,有说这刘小宝是在外做了官的,直坐到兵部尚书,否则哪来的银钱办下这许多货物来,说不定连军饷也贪污了。

又有人说刘小宝分明是商人,怎的就扯到兵部去?不过刘小宝这个商人也不一般,听说是做的私盐勾当,所下才挣下了敌国的家私。

原承天与猎风听到这样的传言,也唯有苦笑罢了。到这个地步,索性也不去理会了,这排场弄得大了,也是刘家人的脸面,原承天前几世中,有一世是做了一世的凡人,对光宗耀祖,衣锦还乡一说也是略有体会。

车队迤逦着进了白川县,却不见有离家的人前来迎候,要知道那看热闹的奔走不停,刘家人定是会得了讯息,莫非那刘家此刻已然是没人了不成?

原承天生母早亡,家中唯余老父,虽然那罪己殿上,上天垂兆显示的明白,可老父是否健在,原承天再也拿捏不准的。而除了老父外,家里嫡系子弟已无一人,虽有些旁支亲威,就怕是人走茶凉。

就见离家越近,那看热闹的人越是多了,而细细瞧去,那路人的神情举止,竟是大有悲戚叹息之色,原承天心中一阵紧似一阵,跳得更是厉害了。

到了离家门最近的那条长街,原承天向四周望去,分明是景色依旧,虽是过了数十年,却也无多大变化,而从街头转来,就遥遥看到自家的大院了。

抬头一望,原承天心中猛然一窒,就像有座万仞高山直直的压下来一般,原来自家院外院里,已是遍布白幡,黑幛,门外立着几人,皆是穿麻带孝,个个神情悲苦。

原承天见到此景,如何不惊?他急急向前走了数步,只见一名老者身穿麻衣,颤颤微微走上前来,只管盯着原承天的脸上瞧去,原承天却是第一眼就认出此人来。

此人分明就是当年随侍的王大了。他当初离家时,这王大犹是中年,此刻也是两鬓斑白了。

他强压心中悲情,道:“你可就是王大?”

那王大当即就跪了下来,大哭道:“少爷回来了,果然是少爷回来了,少爷,你怎么才回来啊。”

原承天忙将他扶住了,急声道:“家父何在,家父何在?”

此言一出,那四周的人再也绷不住了,齐声哭道:“少爷,你来迟了,老爷三日前就去了。”

原承天心中悲痛,何以克当,刹那间,那泪水再禁止不住,就扑簌簌落了下来。那周遭已是乱轰轰的,有人在哭,有人在叫,可原承天却是一字也听不进去了。

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世间最痛之事,莫过于此。

佛山治疗妇科费用
茂名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新乡治疗卵巢炎医院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专家讲座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医保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