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血炼九荒 第二十八章 卢家大少(求收藏推荐)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2:00 编辑:笔名

血炼九荒 第二十八章 卢家大少(求收藏推荐)

经过珍宝阁拍卖会一事之后,陈家算是火了,成功的突破了卢乔两家的商业围剿。所有人都知道陈家里面有一个神秘的炼器师,能够炼制出四星武兵,陈家一时风头无两。

再加上陈羽训练的那批铁匠也已经成功出师了,陈家坊市所出售的凡器也是质量上乘,价格实惠,所以深受许多的武修追捧。

珍宝阁拍卖会过后,转眼间斗武大会就要来临了,巨剑城的少年一个个磨拳擦脚,蓄势待发,这一天他们已经等了好久了,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巨剑城卢家

卢家府邸极尽奢华,府内庭院佳木茏葱,奇花烂漫,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平坦宽豁,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花簇树杪之间。俯而视之,但见青溪泻玉,石磴穿云,白石为栏,环抱池沼,石桥三港,兽面衔吐。

卢家府邸内有一处地方,青砖铺地,空旷的地面上摆放着一排排的架子,架子上悬挂着一件件兵器,刀枪棍棒、重斧、九节锏、八节鞭,巨型盾牌,弓箭等等,不过最多的还是长棍!一根根或长或短的长棍

,或是木制,或是铁制,唯一没有的便是长枪。

这处地方便是卢家的练功场,此刻卢家练功场上只有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

只见此人,身高七尺开外,细腰扎背膀,双肩抱拢,面似傅粉,宝剑眉合入天苍插额入鬟,一双俊目皂白分明,鼻如玉柱,口似丹朱,大耳朝怀。

头戴一顶亮银冠,二龙斗宝,顶门嵌珍珠,光华四射,雉鸡尾,脑后飘洒;身穿粉绫色百花战袍,插金边,走金线,团花朵朵,腰扎宝蓝色丝蛮大带,镶珍珠,嵌异宝,粉绫色兜档滚裤,足下蹬一双粉绫色飞云战靴,站在那儿是威风凛凛,气宇轩昂。

锦绣少年手里拿着一个锦盒,轻轻放下盒子,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个亮光莹闪的枪头,这枪头扁平荞麦形状,脊高、刃薄、头尖!那枪头脊背上还留有血槽,如果一刺入人体内,恐怕就是一个血窟窿。

在枪头下面,还系着红缨,这扁平枪头,刺、劈、划都能使用,血槽也能令枪头刺入人体内后,不会被肌肉吸住,不会出现拔不出来的情况。那红缨也能防止敌人鲜血染上枪杆,起到防滑作用。

拿出枪头后,锦绣少年转身走向那一排排长棍,直奔木质长棍而去,卢家练武场这些木制枪杆中,主要分为青楠木、白蜡木、合软木三种,这三种都是适合用来制作枪杆的材料,而其中,合软木最轻,白蜡木次之,青楠木最重。当然,青楠木也是最好的一种。

韧姓弹姓极好,枪杆能藏得住力量,一根好的青楠木枪杆,一般都生长了五十年以上。也幸亏卢家财大气粗,才能找到这么多这么好的材料。

“就这把吧”锦绣少年从中挑了一把青楠木长棍作为枪柄,尔后迅速将手中的枪头进行拼装。

手持拼装好的长枪,锦绣少年浑身气势大变,右手手腕一拧,左手悬提,刹那间少年手中的长枪宛若长蛇出洞,变幻莫测,时而如青龙盘水,时而如风雷破天,时而如暴雨梨花,进其锐,退其速,变化莫测,神化无穷。

在锦绣少年的手中,这把枪上下翻飞,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俗话说‘月棍、年刀、一辈子枪’,要将一杆大枪耍的好,单单基本功就需要数年功夫,否则,也仅仅是空架子罢了。而锦绣少年这般年纪便有此枪法造诣,可见其天资非同一般。

就在这时,正在舞枪的锦绣少年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大哥,大哥。”

话音刚落,只见锦绣少年猛的一个转身,双手一个旋转,手中长枪便轻易划过一个圆,随后当头一个猛劈,气势汹汹的一枪砸在来人身前。

这一枪下,只见青砖爆裂,吓得来人一个哆嗦,急忙连退数步,双脚颤栗。

平复气血,收枪静立,锦绣少年开口说道:“本武有何事?”

卢本武还未从刚才的惊慌中缓过神来,身后又再次传来一阵拍手的声音。

转目看去,原来是卢家家主卢定国,卢定国鼓完掌后,微微一笑,开口说道:“韦儿你这枪法大妙,看来最近修为又有所提高了,枪法也精进不少啊。”

听到卢定国的夸赞,卢本韦神色并未有何变化,淡淡的说道:“还行,最近确实提升了不少实力,父亲和本武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呢?没有的话就不要打扰我练枪了。”

闻言,卢定国摇摇头,自己这个大儿子生来就是一个武痴,视武如命,估计在他看来,自己这个父亲还不如武道重要吧。

念及如此,卢定国早已习惯了,所以并未计较,说道:“韦儿,之日过来,为父只是想说一声,明日我巨剑城斗武大会就正式开始了。到时,还希望韦儿到时帮衬一下你弟弟。毕竟武儿相对你来说,确实天赋是平庸了点。”

听到父亲这样说自己,卢本武并未有任何的心理反应,毕竟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的天赋确实远远不如自家大哥,这斗武大会对自己来说确实有点难度。所以这次也就请父亲来麻烦大哥到时帮自己一下。

闻言,卢本韦淡淡说道:“如何帮法?”

卢本武亟不可待的说道:“大哥,到时你就出手狠点,把那些对手都打残了,到时自然就没人和我争了。”

“荒谬”听到卢本武所述,卢本韦不由得怒道。

“韦儿......”卢定国还想开口帮衬,便被卢本韦打断。

“父亲休要多说。习武之人,我命由我不由天,武道之事岂可假手于人?如果本武还是这般的想法,我看还是早日放弃武道吧。”卢本韦郑重其事的说道。

卢定国和卢本武此刻面色也有点尴尬,不过熟知卢本韦脾性的他们也算是知道了多说无益。

卢本武心头暗道:“哎,这回估计还得看自己了。”其实来之前他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了,只是还是不死心的想试一试。

看到弟弟此刻的神色有点萧瑟,卢本韦想了想还是说道:“小武,大哥不是不想帮你,只是你要知道,大哥就算帮你一次,也不可能帮你一辈子,凡事只能靠自己。还有,大哥此次必须全力以赴不能分心,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败陈雄。”

说起陈雄,卢本韦不由得内心一片火热,双目中战意迸发,恨不得立马和他大战三百回合。

卢本韦是个武痴,和陈雄年龄相仿,曾经和陈雄有过一战,耗尽浑身解数,卢本韦最终还是落败,也因此成就了陈雄巨剑城第一天骄的威名。卢本韦也把陈雄当成自己的宿敌,发誓自己一定要击败他,而这次的斗武大会就是一个机会,他要通过和陈雄的战斗来证明自己才是巨剑城最强的。

知道卢本韦的心坎,卢定国微微摇摇头,自己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胜负心太重了,甚至连家族的利益都不屑一顾。

卢定国开口说道:“韦儿,这次你实力大进,可有信心胜过那陈家陈雄?”

卢本韦抬头望了望天空,双目闪过一丝精芒,良久后开口说道:“我和陈雄五五开吧。”

南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银川治疗妇科医院
广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南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银川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