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镇妖册 第二十二章 不依不饶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8:42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二十二章 不依不饶

【新年送上衷心的祝福,祝所有的读者猴年身体健康、事业兴旺、学业有成、阖家幸福!!

感谢‘仙之恨’‘张鱼剑鱼’大大的慷慨打赏,慷慨之人必有回报,谢谢!】

看着低着头的许行空,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他微微颤抖的肩膀其实已经暴露了一切,林晓彤的嘴角微不可查的轻轻勾起,是时候打草惊蛇了。

林晓彤虽然只是一个富家女,表面上只是一个准商界女强人,但是,正如许行空所想的那样,她毕竟有一个非同寻常的妹妹,这个妹妹虽然跟她并不亲,甚至对自己的一切都讳莫如深,但是林晓彤仍然能够接触到一些普通人绝对无法接触的东西。

比如,这个世界是真的有妖怪存在的,而自己的妹妹其实就是个捉妖人,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叫做猎妖者。

费筑文的死在其他人眼里很诡异,甚至会穿出各种各样奇怪的猜测,但是在林晓彤心里,早已经认定他的死跟妖物有关系了,更何况,她的人可是一直盯着许行空、陆倩倩和洪总等人的,虽然费筑文不在盯梢的名单中,但是很巧的是陆倩倩在。

根据私家侦探的报告,费筑文出事的那一晚,陆倩倩的行踪也很诡异,虽然她成功的甩掉了跟踪的私家侦探,但是私家侦探还是证明她曾经在恰当的时间出现在费筑文车子经过的路线上。

这个证据给警察或许不足够,但是林晓彤凭此判断陆倩倩跟费筑文的死有关却是已经足够了。

因此,林晓彤打算将陆倩倩有问题这个消息通过许行空传递给自己的妹妹,然后自己只要找人盯死陆倩倩,就一定能观察到妹妹的行动,虽然林晓彤也不知道自己观察到妹妹的行动有什么用,但是她确实非常想知道神秘的妹妹到底在做些什么。

作为双胞胎姐姐,林晓彤其实也有机会成为猎妖者,只是幸运之神偏爱妹妹,让她成为那个特别的存在,而自己只能做一个普通人,林晓彤心里自然充满了不甘,如果有机会,林晓彤一定要证明自己也是特别的。

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现在她能想到的,只有通过观察和了解,也许掌握了足够的情报之后,就能找到让自己追上妹妹的办法也说不定。

“洪总来找过我。”

林晓彤不经意的重新端起了茶杯,微笑着说道。

“嗯?什么?”

许行空愣怔的抬起头,他实在弄不明白林晓彤忽左忽右的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说,洪总找过我。”

“这...”

许行空不知道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不过这个并不重要,林晓彤也不在意许行空在自己面前耍的这点小花招,林晓彤抿嘴轻笑,玩味的看着许行空有些躲闪的眼睛道:

“是洪总告诉我的,费部长的死很可能...很可能跟陆倩倩有关系!”

“这,这不可能!”

虽然许行空心里已经信了九成九,但是嘴上还是立刻大声驳斥了这个猜测,不过许行空的演技还有待磨练,加上林晓彤先入为主,许行空的作态就显得有些可笑了,只是林晓彤并不点破,反而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我也觉得这个不负的猜测有些无稽

,只是洪总这么说恐怕也不是空穴来风,不管这事是不是真的,都不是你我应该掺乎的,你说呢?”

许行空一怔,有些狐疑的看向林晓彤,怎么她这句劝告里面有那么一丝别样的味道呢?暗道她在暗示什么?

林晓彤明亮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意,略带戏虐的追问道:“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不,不是,我并没有觉得你说的不对,只是...只凭这种猜测就下判断,是不是对陆倩倩有些不公平?”

“公平?你弄错了什么吧?判断洪总猜测是否属实,那是警察的事情,只要他们处置公平就行了,至于我们,不是应该明哲保身么?又或者,你作为一个男子汉,愿意为她卷入麻烦甚至危险?”

许行空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越发明显了,怎么听着林晓彤的话里都有种激将的味道,似乎自己不为陆倩倩出头就不是男人的感觉啊!

“这个...我只是觉得洪总的猜测有些不负,他为什么这么说啊?这话不是应该跟警察说才对么?”

林晓彤对于许行空转移话题的行为只是莞尔一笑,抿了口茶水耐心的回答道:“你怎么知道他没跟警察说呢?洪总之所以跟我说这些,其实就是想要通过我的嘴将这个猜测传扬出去,警察势必要来公司调查取证的,如果发现公司里的人竟然都对陆倩倩有所怀疑,你觉得会如何?”

“咦?这...那洪总...”

许行空终于明白了,洪总实在是太狡猾了,他的目的是要将警察的视线转移到陆倩倩身上。那么这就有个疑问了,洪总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找上陆倩倩?恐怕他这么做的原因绝不是因为他跟费筑文的关系铁,也不会是因为他习惯性的见义勇为,要么是他发现陆倩倩的确跟这事有关?!又或者是他做贼心虚,想要借警察的手来杀人?!

林晓彤眯了眯眼睛,神态很随意的说道:“洪总跟陆倩倩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不清楚,但是我不认为洪总会跟费部长的死扯上关系,因为他这人没这个胆量,至于陆倩倩...这个人或许你比我更了解,对吧?”

许行空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对林晓彤的暗示和影射视而不见,绞尽脑汁的想着要怎么糊弄过去,他总不能告诉林晓彤,自己也觉得陆倩倩跟费筑文的死九成是有关联的吧?

“这...陆倩倩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且我听说费部长的死因很蹊跷,我不认为这事跟陆倩倩有关系,不过还是谢谢林助理的提醒。”

“嗯,知道就行了,我觉得这事...或许你应该去找我妹妹说说。”

许行空脸色一白,呆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你妹妹?为,为什么?”

“你不觉得这事很诡异么?很明显,费部长的死因已经超出了常理之外,不是么?”

许行空困惑的看向林晓彤,不过林晓彤脸上淡淡的,似乎只是随意闲聊的样子,许行空纠结了,不过许行空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找那魔女的,再说了,就算他想要找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呢。

林晓彤自然不知道许行空心里的想法,她不着痕迹的观察着许行空的反应,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笑意,像是一个正等待着鱼儿上钩的钓客。

“诡异?难道林助理你知道详细的情况?是洪总跟你说的?”

林晓彤轻轻一笑:“我的确知道,不过从何而知就不是你该问的了,而且这也不重要,难道你不想知道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么?”

许行空当然想知道:“我当然好奇了,不过...方便么?”

“没什么不方便的,只是你别出去乱传就行了,否则后果很严重!”

“嗯,我会守口如瓶的。”

林晓彤点了点头,脸色略微郑重一些,轻轻晃着手里的茶杯道:“费部长死亡的地点在羊台山北麓一处山洼,据传,那里曾经是乱葬岗,后来市政公园施工平整清拆过。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要说这些?”

许行空后脊梁有些毛毛的感觉,见林晓彤问,赶紧点了点头。

“因为根据警方的现场勘查,当时车门闭锁,死者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车内也没有发现第二者存在的痕迹和其它异常痕迹,也就是说费部长的死因绝非他杀,他是...他是因**过度导致身体机能衰竭而死。”

许行空吃惊的张大了嘴,虽然他从各种小道消息中得知费筑文的死相当蹊跷,但是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死肥猪竟然是自撸而死,这算不算是一种让人大吃一惊的死法呢?估计公布出来,绝对能引起一时热议!

林晓彤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毕竟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当着一个男人面说这些恶心的话题,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只是她现在绝不能暴露自己内心正害羞不已。

“这,这...实在是,实在是...”

“奇葩!”林晓彤言简意赅的总结道:“不过,越是蹊跷,越是说明其中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而这种看起来根本无法解释的东西,不正是他们所擅长的领域么?”

“他们?哦,你说的是你妹妹他们?”

林晓彤耸了耸肩,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不过这个答案已经很明白了。

许行空转了转眼睛,灵机一动道:“我觉得这些事情应该是警方的事情,如果警方觉得有必要,自然回去找他们的吧。”

许行空的回答相当的狡猾,而且这话明理毫无破绽,根本就无法找到任何不妥的地方,同时,他也隐隐的暗示自己跟‘他们’其实还是有关系的,只是这种情况之下不应该自己出面罢了。

说完这些,连许行空自己说完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自己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机灵了。

林晓彤怔了一下,略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许行空,又不置可否的轻笑了一声,点了点头放下了茶杯,深深的挖了许行空一眼道:

“也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嘛,那你去忙吧。”

许行空从林晓彤办公室离开,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凝重起来,心里也有些七上八下的,有心想要找陆倩倩谈一谈,却发现陆倩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办公室了,许行空回到自己的座位,想了想之后还是悄悄拿出,给陆倩倩发了条信息。

不过他的信息立刻就被退了回来,不用说,自己已经被陆倩倩拉进黑名单了,虽然有些不死心,许行空还是拨打了一下她的,结果自然是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的提示音,许行空苦笑不已。

郑州银屑病医院手术价格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地址在哪
郑州银屑病医院收费贵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具体地址
郑州银屑病医院收费标准